当前位置:百家乐网址 > 新闻资讯 > 科技生活 > 新闻
36岁孕妇服毒之死: 嗜血现金贷,人死债未清
  • 2017/11/24 16:09:11
  • 类型:原创
  • 来源:电脑报
  • 报纸编辑:电脑报
  • 作者:陈希元 喻彩华
【电脑报在线】叶璐莲(化名)自杀时,陪伴在她身边的,是3岁的儿子。以及,手机上狂轰乱炸、威胁恐吓的催债短信和来电。


叶璐莲(化名)自杀时,陪伴在她身边的,是3岁的儿子。以及,手机上狂轰乱炸、威胁恐吓的催债短信和来电。

伴随她一同离开人世的,还有她肚内仅仅两个月大的胎儿。

这是11月12日,四川内江威远县连界镇。36岁的叶璐莲留下一句“自己在外欠了七八万元……活不下去了”趁婆婆找附近村民给外出丈夫打电话时,服下准备一个多月的农药,选择自杀身亡。

自杀前,叶璐莲写下两封遗书称自己“被骗”网贷欠债。当地警方调查发现,她生前笔记本记有12家网贷公司名字

人死债未消。她自杀后几天内,其家人相继接到多家现金贷公司催收电话,甚至还以孩子相逼,为此家人怀疑她生前可能遭遇网贷催收“恐吓”。

 一尸两命背后,折射的只是“嗜血”现金贷无数悲剧中的一起——自现金贷2016年成为风口以来,中国有数千家现金贷公司,为数以亿计人群提供金额不等的现金贷款。这既催生了趣店、拍拍贷这样的美股上市公司,也让越来越多借贷者和家庭走向悲剧人生。

频频的悲剧,终于催生了监管部门紧急接连重磅出手——先是11月21日晚间,一份关于暂停批复网络小贷拍照的特急通知来袭,接着是11月22日,多方消息显示,银监会等部门将一刀切清理整顿现金贷平台。只是,对那些已无处可逃的众多借贷者来说,又该如何去看到明天?

 

自杀孕妇


11月19日,叶璐莲儿子3周岁的生日,舅舅特意给他买了一个蛋糕,却不敢提及“妈妈”二字——尽管对他而言,或许还无法理解妈妈已永远离他而去的意义。

几天前的11月15日,按照当地风俗,遗体被安葬在老家。

4年前结婚后,叶璐莲一直住在连界镇上,偶尔回到离场镇约4公里的婆婆家生活。相关数据显示,连界镇地处四川内江市威远县西北部,常住人口7.9万,此前出现在媒体新闻中,还是2011年全国第三批发展改革试点镇之际。

叶璐莲的丈夫李军(化名),是一名常年在外跑车的货车司机。而叶璐莲,则留在家中带3岁的儿子,偶尔,李军母亲也会到镇上家中住一段时间。

今年10月,叶璐莲又检查出怀有身孕,这让李军异常兴奋。只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悲剧即将来临,家庭就要破碎。

谁也不知道,叶璐莲自杀前,内心经历了怎样的挣扎,选择了生命与噩梦一同结束——11月12日这天上午,叶璐莲带着儿子回到婆婆家,让婆婆把孙子带着,对婆婆说,自己在外面欠了很多钱,有七八万,活不下去了。

在屋后地里干活的婆婆意识到不妙,但60多岁的老人不会打电话,便赶紧跑出去,找附近村民帮忙给远在宜宾的儿子打电话。半小时后,等她打通电话返回时,叶璐莲已躺在家门外快不行了,3岁的孙子则在一旁拉着妈妈的手。

很快,丈夫的姐姐和妹妹先后赶来。在现场,她们看到了喝空的农药瓶子。而叶璐莲身体仅存的温度,在120急救赶到时,就已冰冷。

自杀前,叶璐莲留下了两封分别给父亲和丈夫的遗书。遗书中,叶某在表达内疚和道歉的同时,称自己被骗了,在外面欠了很多钱,但不敢给父母和丈夫说。“自己一个多月前便准备好了农药。”

遗书中,她满怀歉疚和悔恨,希望丈夫能代替她照顾好3岁的大的儿子,并提醒丈夫带儿子去打预防针和体检却已顾不得腹中两个月的胎儿。

11月15日,当地警方证实称,叶璐莲确系喝农药自杀,“遗书”中有欠债和一个多月前准备好农药等内容。

尽管叶璐莲留下遗书称自己欠债,但家属在她去世时,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只能从随后几天里,不断打来的催债电话看出些许端倪。

从叶璐莲自杀那天开始,她的多名亲属相继接到多家网贷公司催债电话,来电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北京、江苏、天津、广东等地。“大概有6家网贷公司,他们说她之前在网上贷了款,少则1000元,多则4000元。”李军提供的自己电话录音、微信截图等显示,有的一家公司甚至一天内给自己打了10多个电话。而警方则从叶璐莲生前笔记本上,发现记有12家网贷公司。

小额网贷,俗称为现金贷。相对于银行贷款、信用卡等其他贷款形式,现金贷产品号称只需提供身份证号、联系方式等基本信息,向绝大部分人打开了大门,囊括了学生、农民、蓝领等人群,最大优势在于资质审查上的宽松,贷款流程少,通过率高,资金当天就能到账。

甚至,一些借款平台几乎不对借款人的资质进行审核。这个模式,2016年以来以熊熊燎原的趋势,席卷而来,一二线城市以线上为主,三四线城市以线下为主,几乎侵袭中国所有角落。

时至今日,没人知道,叶璐莲最开始是从何接触到了现金贷,或许是广告,或许是网络,或许是手机短信。

事实上在连界镇,因为叶璐莲之死而沸沸扬扬的镇上百姓,对这个问题也并不关心,一位村民就翻开手机短信,里面就是七八条“‘额度8000’、‘额度36000’预审已通过,点击链接取款”的消息。

数以千万计的80、90后蓝领工人正在通过现金贷透支未来,第三方数据机构 Trustdata发布报告称,截至今年9月,国内现金贷用户规模高达1257万。

 

欲望之壑     

 

10多天过去,妻子为何网贷、贷了多少钱,家属至今没有一个答案当地警方对叶璐莲生前接触过的部分人进行了调查走访,但至今暂无进展。

丈夫李军猜测,很可能是因为妻子生前沉迷于微信群和QQ群中“红包赌博”。“我每个月给她2000元,她麻将打得小,最多5块,在镇上输赢也不大。但是在那些带有赌博性质的红包群,一个红包最高发300。”他说,尤其是前年,妻子不仅将家中1.4万元存款用了,他每月4000元左右的工资也基本“月光”。后来他才开始自己保管工资,每月固定给妻子金额。

这个猜测仍有待警方最终调查认定。但一位对诸多现金贷悲剧案例有研究的观察人士对记者说,难填的欲望之壑,是所有人类难逃的内心,而钱来得太容易的现金贷,最终让一个个借贷者在欲望中沉沦。

在叶璐莲自杀前的一个月,24岁的北京姑娘小井(化名)与死亡擦肩而过——因为身背70万元现金贷等债务无力偿还,她在绝望中选择让生命与噩梦同时结束。幸好,抢救及时。

她的一切,是因为只猫而起。今年2月,父母相继去世的小墨想买一只猫作伴,因而在闲鱼上认识一对卖猫夫妇。得知她的身世,卖猫夫妇对她“关怀”备至,让孤独绝望的小井感到温暖,知道小井爱猫成痴,这对夫妇便不断向她推荐猫咪。挡不住诱惑与忽悠,小井陆续买了几十只单价从几千到数万不等的名猫,这远远超出了她的能力。

花光存款后,在她开始用信用卡套现,并从现金贷平台借钱——她很快发现了后者的好处,“信用卡套现至少需要一天时间,网贷提交申请后,最快5分钟就能到账。”小井后来回忆说“几乎不审查,只要提供身份证号,通过人脸识别,不需提供其他材料,就能借到钱。

欠银行和网贷平台的钱也越来越多,一家平台额度借光了,逾期无力归还,她便寻找新的平台借钱还上一家,拆东墙补西墙,越陷越深。小井不得已卖了爸妈留下的房子,仍补不了窟窿。最终,她想到了自杀。

甚至,有的人最初接触现金贷的欲望,只是一包好烟,一顿烧烤。最初,在建筑工地干活的陆城,只是在电梯广告里注意到了““只需要填一个手机号就可以借款20万元”、“0抵押0担保,可贷10万至500万元”等广告。他一直将信将疑,真正往前迈出一步,是因为那天收到了那条短信:“你有8000元额度未提取,请点击。”

在建筑工地四处奔波干活的日子不算好过,甚至有的工头还欠着几年前的苦力钱。那天,他摸了摸空空的荷包,想要给自己买一包好烟,更想带妻子去吃一顿烧烤——但他的荷包,空空如也。

在短信诱惑下,陆城点击链接,进入到了一家现金贷平台,要求获知他的定位和身份信息,随后又让他开放了访问手机通讯录的权限。5秒钟,他借了1000元,扣掉名目繁多的手续费,真正出现在银行卡里的只有920块。

收到钱后,去买了包芙蓉王香烟,和妻子吃了顿烧烤,在超市买了小吃和啤酒,又去网吧冲了会费,还了欠工友的200块。

很快,他的荷包又空了。工资仍然没发,但欲望,在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各种现金贷平台前,已如同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他又点开了下一个现金贷链接。

一位观察人士说,他们借第一笔钱原因迥异,之后发展轨迹却惊人相似:为满足一个小需求借钱,轻松偿还,以为自己还得起,便借更多的钱,满足更大需求……被激起的欲望就像一个个看上去五光十色,却注定很快破灭的肥皂泡——最终,债务增长开始失控,他们无力承担,陷入绝望深渊。


尊敬的读者,因版权问题,如需阅读全文请订阅《电脑报》哦!谢谢大家的支持!

纸质版订阅可在当地邮局订阅,订阅代码77-19,订阅价250/全年刊!

或者你也可以订阅电子版,无纸化更便宜,订阅价158/全年刊,支持手机、电脑、iPad多个终端观看,读者想从哪期订阅就从哪期订阅,还拥有6版独家电子增刊!

现在订阅电子版全年刊享双11优惠价,只需138元。客服小编等你调戏哦~   

点击这里进入购买页面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手机淘宝扫一扫


 
本文出自2017-11-27出版的《电脑报》2017年第46期 A.新闻周刊
(网站编辑:shixi01)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讨论)
发表给力评论!看新闻,说两句。
匿名 ctrl+enter快捷提交